艾蓁| 小丑的玩不單純只是笑,而是融入與你連結的人事物

當代小丑學員:艾蓁
特殊教育老師

真的結束了嗎?結束醒來的那一刻,似乎心靈還留在利嘉的土地上,耳邊響起與自己連結的每個聲音,腦海出現每個連結的眼神,訓練場的整個場域,石子路、樹枝、樹木、廢墟、雜草、遠山、雲霧、風流、呼吸流動、歡笑、渴望、吶喊、平靜、孤寂、擁抱……,閉眼在心裡刻劃出屬於當下的模樣,一個一個的畫面定格,用色筆輕描上色,烙記在全身細胞被包裹著,滿滿滿滿的情緒,排山倒海的來訪,一碰擊就嘩啦的流出。

自己的夢,內在的夢,內在的遊樂場被開啟,有多大,我不知道,等著去探索、去發現、去感受、去觸及,打開心、眼、任何你能想像的到或是想不到的部位隨著能量釋放、共處、波動。小丑,你自己賦予的角色,獨一無二的性格。

當願意打開的更多,發現內在小丑玩得越開心,那樣的玩不單純只是笑的意象,而是更融入與你連結的人事物,只是當打開得越多,越需要面對、正視的就越深,他不再只是內心深處的一角,而是真真實實的與你在一起。

回到家入睡作夢,夢裡畫面響起音樂,感受到身體就自然地做出小丑的動作,不是刻意而是自然而然。

拋開腦袋去找尋,發現更多的可能性,這些的可能性都正發生在自己走的這條路途上,因為你們的出現,讓我知道我真的一點都不孤單。

我笑,我存在;我不笑,我也存在。

當代小丑學員:艾蓁
特殊教育老師